梦游学妹

我爱你 从这里一直到月亮

【皇权富贵】玩物丧志(上)

*金主x演员

*上篇BE 下篇HE

*下篇戳这里

 
 
 







-


01 


东京到北京的航班延误了十二个小时。 


范丞丞坐在成田机场的候机室里安静等待着登机时间,金边细框眼镜架在高挺的鼻梁上,把刚刚拿到的剧本仔仔细细读了一遍,十二个小时好像还不算太漫长。 




而在首都机场B2层某个最潮湿的角落里,黄明昊也坐在车上足足等待了十二个小时。 


从上午十一点出发到机场,现在已经接近凌晨。他早就习惯了这样漫长而无边际的等待,在黑暗里睡睡醒醒这十二个小时也就浑浑噩噩地过去了。 


他甚至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时候天黑的,车里一片安静,他只能听见自己手腕上手表的滴嗒声。 




兴许是害怕黄明昊突然逃跑,范丞丞一向不允许他开车,也没说什么理由,把他的驾照没收放在了找不到的地方,派了自己以前的司机专门负责接送黄明昊。 


司机在外面抽完烟又重新回到了车上。或许他也觉得这样死一般的寂静异常尴尬,于是随意放起了歌。 




他对黄明昊一直都很好奇。 


记忆里黄明昊曾经也是个演员,只是完全比不上范丞丞。不知道后来为什么,黄明昊突然间放弃了演戏跟了范丞丞,被范丞丞包养,乖巧程度和家里豢养的金丝雀没有任何区别。 


当然,他从来都不敢问些什么,毕竟没有人会为了微小的好奇去多嘴而丢掉优渥的工资。 




司机不算年轻,放的都是烂大街的歌曲。 


“怎么会爱上了他 并决定跟他回家” 
“放弃了我的所有我的一切无所谓” 


明明是轻快的歌,黄明昊却听得想流泪。 


 
 


 
 
彼时他也是一个演员,孤身一人在北京漂泊,根本不知道红字怎么写,公司也是糊到地心,每次都只能给他接小流量网剧。公司烂作品烂,黄明昊全身上下唯一拿得出手的也就只剩下那张人畜无害的脸了。 


而范丞丞呢,和黄明昊完全是天壤之别。他是现在最红的大明星,接到的剧本和代言按堆计,公司是国内顶尖的娱乐公司,还有个只手遮天的姐姐给他撑腰,每年年末拿奖拿到手软。 


 
 
 
 


处在平行线上的两个人原本完全不可能相遇。 


但你知道,总会有偏离轨迹的时候。 



 
 
 
 
深夜的黄花机场。 


黄明昊刚拍完小成本烂剧打算坐深夜最便宜的经济舱回北京。公司根本没给他安排助理,黄明昊一个人推着自己的两个大箱子坐在登机口的最角落,靠着墙壁昏昏欲睡。连天的拍摄早就把他的精力耗尽,明明只是个小角色却被要求天天出现在片场。他没什么背景,只能乖乖听话任人摆布。 


而范丞丞这边是截然相反的场景。他刚结束国内最火的那档综艺节目的录制,来不及和主持人一起吃一次据说是来长沙必吃的夜宵就得匆匆赶到机场坐飞机回北京,明天早晨还有广告要拍。他也累到昏昏欲睡,但身边围了几十个跟飞的粉丝拿着长枪短炮对着他,只能强打着精神等上飞机再睡。 




范丞丞抬起头想看起飞时间,却一眼看到角落里那个靠着墙戴着贝雷帽的男孩。 


半梦半醒间脑袋一摇一晃,细白修长的手臂圈着两个大到能把他自己装下的行李箱,脸蛋红扑扑的让人很想揉一揉。 



 
 
 
 
如果把这样一个乖巧又懂事的男孩关在家里,一定会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吧。 


范丞丞突然这么想。 
 


 
 
 
 
后来的故事发生得也很有戏剧性。 


大明星被粉丝簇拥着走进廊桥,一行人被突然滑到面前的大箱子撞到停下了脚步。箱子的小主人挤了好久终于挤到范丞丞面前,偷偷冒出毛茸茸的脑袋。黄明昊暗道不妙,这下要被范丞丞的粉丝给日得妈都不认识了。自己原本就是二三十线开外的小演员,怎么就把自己的箱子推到大明星面前去了呢。小心翼翼猫着腰伸出白皙的手指轻轻拉住拉杆,心虚地抬头看了一眼面前气场十足的男人。 

 


只看了一眼。 

 
黄明昊几乎就要爱上他了。 

 
 
 
 
 


范丞丞也看着他小鹿一般清澈的眸子,喉结不自觉上下滚动。 

 
黄明昊以为他要开口训斥,本能切换成惊恐的目光,拉起箱子匆匆跑上了飞机。 

 
这么单纯又无害的男孩,真让人有把他关起来的欲望啊。 

 
后来范丞丞也的确这么做了。 

 
黄明昊和公司解约,放弃拍戏,推掉原来的工作,被他养在家里做了他的金丝雀。 

 
说白了不过就是包养而已。 

 

 

 

 

 

02 

 
男人伴着冬天的冷风坐进车里,身上渗着凉意的外套蹭上黄明昊的手指。 

 
黄明昊自觉伸出手把车灯关上,他知道范丞丞不爱光。在观众面前他表现得对一切阳光向上的事物充满了喜爱,但其实不然。他对一切黑暗的光线都有一种近乎执念的偏爱,爱在昏暗的灯光下看书,爱拉上窗帘挡住所有的光线,爱在午睡时戴眼罩,爱关上灯蒙在被子里和自己做/爱。 

 
而这些都只有黄明昊一个人知道。 


 

 

“外面......很冷吗?” 

 
“有点。等了多久?” 

 
“不知道,大概十三个小时。” 

 
“抱歉,久等了。” 

 
 


范丞丞脱下外套随意扔在前座,伸手搂住黄明昊的腰一把把他拉近。他的胳膊也是冰冷的,已经习惯26度恒温的黄明昊身体不自觉微微一颤。 

 
但范丞丞没停下手里的动作,继续往黄明昊身上靠。黄明昊轻轻闭上眼睛等待他即将覆上来的嘴唇,颤抖着的长长睫毛出卖了他的紧张。 

 
司机识趣地打开门准备下车。 

 
“不用下车了,回家。” 

 
范丞丞把脑袋埋进黄明昊的脖颈边,用力在他锁骨上方三厘米最细白的嫩肉上留下一个鲜明的吻痕。 

 
像是孩子气的惩罚一般。 

 
黄明昊疼得眉头都皱起来,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黑色的奥迪A8像暗夜里的幽灵一般穿过望京荒凉的公路,穿过三元桥驶入高档别墅区的车库,把车停稳以后司机懂事地率先下了车。 

 
范丞丞像是睡着了,一动不动。 

 
黄明昊试图撑起他的脑袋,却被身上的人一把握住手臂。他下意识想要缩回手,那人却越握越紧,双唇轻启,故意把灼热的气息喷洒在他最为敏感的脖颈间。 

 


 

“不......不要在这里。” 

 
“那你想在哪里?床上?还是浴室?” 

 
范丞丞低笑两声,黄明昊脸却已经红透了,所幸没有任何光线,即便脸烧红他也看不到。 

 
但范丞丞却能用唇感受到。 

 
他轻轻吻着黄明昊的脸,额头,眼睛,唇上的触感温度不是一般地高,抬起眼皮,发现黄明昊的睫毛依旧在轻轻颤抖着,没来由地让他心情好。 

 
他喜欢故意说一些会让黄明昊脸红的话,也喜欢看着黄明昊被自己压着害羞得不行却强装镇定的样子。 

 
他最喜欢黄明昊这样纯情的一面。 

 

 


“怎么办,我今天就想在这里。” 

 
黄明昊自然是说不出反驳他的话,做这种事情占据主动地位的一向是范丞丞也只能是范丞丞。 

 
范丞丞伸出一只手遮住他的双眼,另一只手解着他胸前的纽扣,他今天穿了一件薄薄的衬衫,扣子解起来却异常麻烦。范丞丞耐不住性子,解了没几个就干脆用力把他的衣服扒了下来,换了个姿势让他坐在自己的腿上,抽出皮带把他的双手绑在身后。范丞丞还是蒙着他的双眼,一只手放在他的脊背上把他拉近,吮/吸着他的双唇。黄明昊隐约感觉到这是他对自己的惩罚,更加不敢说话,乖乖任由他对自己上下其手。 

 
“疼不疼?” 

 
“不......不疼。” 

 
“那你自己动。” 

 
黄明昊轻轻摇头,像只温顺的小鹿。 

 
“乖,我今天有点累。” 

 
说完低头在黄明昊圆润的肩头上咬了一口,留下一个浅浅的牙印。 

 

 


最后一片黑暗的车里只剩下黄明昊一个人粗重的喘/息,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红痕和深深浅浅的牙印。他像是累坏了,双手还被束缚在身后,趴在范丞丞怀里闭着眼睛喘气。而范丞丞衣着完好,唯独腰带解开,气息也没有乱,仿佛刚刚的一场欢/爱根本没发生过。 

 
黄明昊轻轻抬起眼皮,微弱的月光打在玻璃上,他看见车里不着寸缕狼狈不堪的自己,和衣着整齐的范丞丞简直是天壤之别。他不愿意再看这番景象,把额头埋在范丞丞颈窝里。 

 
“解开我的手好不好?” 

 
 


范丞丞注视着他的眼睛,微弱月光的照耀下他的眸子一闪一闪。当初自己喜欢上的就是这双清澈透明得如同小鹿一般的眸子。如今他又用这样单纯的眼神求着自己,怎么能不答应他呢。 

 
手腕终于被松开,只留下一道浅浅的红痕。但黄明昊几乎感觉不到疼痛,只双手讨好般搭上范丞丞宽阔的肩膀。依他这段时间对范丞丞的了解,他很少在除了家里以外的地方跟他做,也很少用这样的姿势让他自己来,他时常霸道得让人无力反抗。黄明昊能感觉到他似乎在生气,只是不知道缘由。 

 
“想我了?” 

 
身上的男孩难得对自己撒一次娇,范丞丞又把他抱得紧了一点,捞起刚刚随意扔在一旁的衬衫替他穿好。 

 
黄明昊窝在他怀里轻轻点头,直觉告诉他,现在这种时候越乖巧越好。 

 
 

 

 

 

03 

 
“告诉我,昨天你去了哪里?” 

 
黄明昊心突然一沉,昨天......昨天他偷偷溜出去见了朱正廷。 

 
 
 
 
 
 
原本他是不想去的,范丞丞不允许他单独出门,更不允许他背着他去见别的男人,哪怕他和朱正廷之间比白纸还干净。可毕竟是多少年的朋友啊,许久没见面,恰好范丞丞又去了东京试镜,黄明昊就背着司机悄悄去了朱正廷开在三里屯附近的咖啡馆。 

 
“黄明昊,你告诉我你到底为什么要跟他?” 

 
“他有钱啊。” 

 
“你放弃了自己的工作和前途,把自己所有的东西都丢了就为了眼前那点破钱?你三观什么时候这么扭曲了?” 

 
“这不挺好的吗?他有钱还养我,我乐意啊。” 

 
“那以后呢?你有想过你的明天吗?” 

 
“我不想要明天了。” 

 
“你简直是个疯子。” 

 


 

最后和这个老朋友不欢而散,黄明昊偷偷从后门溜进主卧,拉开窗帘。屋外是铺天盖地的雪,阳光洒在地上,和以前同范丞丞在一起时一成不变的黑暗完全是两种不同的风景。 

 
黄明昊自然更喜欢前者。 

 
他翻了个身子面向明媚的阳光,脑海里满满重复的都是刚刚朱正廷对他说的话。 

 
他知道自己为范丞丞改变了多少,也知道自己放弃的是一片不知光明还是黑暗的前途。但他还是这么做了,还是选择丢弃原来的一切来到范丞丞身边,做他养在家里的男孩。 

 
改变自己又怎样,丢弃了所有又怎样,没有明天又怎样。 

 
谁让自己当初一眼就爱上了那个目空一切玩物丧志的男人呢。 

 
于是心甘情愿被他选作玩物,留在他身边,见证他最不为人知的一面,同他在黑夜里厮混,接受他无边际的索取和折磨。 

 
都是自找的。 

 
 
 
 
 
 
“我......去了三里屯的咖啡馆。” 

 
“我记得我有跟你说过不要单独去见别的男人对吗?” 

 
“我和他什么都没有,我们——” 

 
“那也不可以。” 

 
不容拒绝的语气。 

 
“我知道了。” 

 
黄明昊低下头,又是一副乖巧十分的模样。范丞丞亲了亲他柔软的发顶,把他抱回了房间。 

 

 


范丞丞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床上的人早就进入了梦乡。他钻进温软的被子里,搂过黄明昊的腰,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轻轻按揉着他手腕上被勒出的红痕,闭上了眼睛。 

 
 
 
 


 
 
“今天没有行程吗?” 

 
黄明昊从范丞丞怀里醒来,趴在他的肩上轻轻问道。 

 
“今天熟悉剧本就好,过几天才进组。” 

 
明明墙上的钟已经显示上午十点,但房间里还是被黑色的窗帘挡住了所有能够投射进来的光线,如同夜里没有区别。 

 
“我新戏有个角色,我看了剧本挺适合你的,过几天你也跟我一起去东京。” 

 
“不用麻烦你帮我找角色,如果你同意我出去拍戏的话我可以自己去试镜。” 

 
“不麻烦,我只是觉得你和我一起住在东京会更方便而已。” 

 


 

还以为他是放手让自己自由一点,原来还是想多了。 

 
“饿不饿?我去给你做早餐。” 

 
黄明昊迅速切换了话题,翻身下了床。 

 
可是范丞丞还是捕捉到他脸上一划而过的难堪。 



 
 
 
 
 
他没忘记最初为什么会找上黄明昊。 

 
他喜欢他望向他时清澈单纯的眸子,喜欢他惊恐或讨好的眼神,喜欢他在自己身下朦胧不清的呢喃,喜欢他小鹿一般乖巧无害的模样。 

 
可这些是爱吗? 

 
答案好像是否。 

 

 

 

 

 

04 

 
这是黄明昊第一次同范丞丞一起工作。 

 
即便范丞丞是万众瞩目的男主角而自己只是个没什么台词的配角,他也感受到了久违的兴奋。 

 
女主角是个名叫幸子的日本女生,标准的可爱小女人模样,外型看起来倒是和范丞丞很相配。他们似乎以前就认识,十分默契并且很聊得来。 

 
 
 
 


 
白天黄明昊没戏的时候总是在酒店里不出去,即便范丞丞现在并没有要求他只能呆在房间,但他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窝在房间里,看看书发发呆。 

 
黄明昊生日那天范丞丞就在酒店楼下的泳池边拍戏,他就趴在窗边凝视着他的身影,看着范丞丞和女主角上演各种亲密到不行的戏码。 

 
有点难受,还是不看了。 

 
男孩又重新趴在床上,捞起一旁的漫画看了又看。最后还是没忍住悄悄出了房间,坐电梯到一楼,躲在一边偷看工作时的范丞丞。 

 
正在和幸子对戏的范丞丞像是知道了什么,突然回头看向黄明昊的位置,用眼神招呼他上楼。 

 
黄明昊泄气般地低头,又默默回到房间。 

 

 


好不容易等到深夜范丞丞下了戏来到他的房间。他等范丞丞穿着浴袍从浴室里走出来,主动攀上他的肩膀坐到他腿上,微启的唇瓣轻轻颤抖着接近范丞丞的双唇,却被面前的男人偏过头躲开。 

 
黄明昊不明所以,照以前范丞丞出了浴室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自己压在床上才对。 

 
“我今天没兴致,下去吧。” 

 
范丞丞拍了拍他的腰,顺势把他推到床的另一侧,替他拉好被子,关上了灯。 

 
“今天是我的生日。” 

 
黄明昊在一片寂静中开口,可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只听见身旁人平稳的呼吸声。 

 
或许他是真的累了。 

 
不过就是一个生日而已,不算什么的,对吧。 

 

 


黄明昊试图忘记刚刚发生的不快,努力闭上眼睛想要进入梦乡,床头边范丞丞的手机却突然响了。 

 
黄明昊为了不吵醒范丞丞打算越过他挂掉电话,毕竟这么晚了,打电话来也不是件多么礼貌的事情。 

 
刚摸到手机便被范丞丞握住手腕,男人睁开眼睛坐起身子,房间里只有手机屏幕的亮光。 

 
不就是个手机吗,还这么神秘从来都不让碰,是有多少不让我知道的秘密。 

 

 


范丞丞看了一眼屏幕便掐断了电话,重新把手机放回床头柜上,手臂忽然的伸出让范丞丞右肩从浴袍中裸露出来。 

 
即使只有手机屏幕微弱的亮光也让黄明昊看得一清二楚—— 

 
他锁骨右侧有一个小小的吻痕。 

 
而且,如果没看错的话,刚刚那个电话,是那个叫幸子的女人打来的。 

 


 

可是黄明昊什么都没说,甚至连流泪的冲动都没有,只觉得心里有点酸酸的,难受得很。

 
他知道自己只是被范丞丞包养,是他的金丝雀,是他最为乖巧的玩物。 

 
没有自由,没有灵魂,连过生日的资格都没有。 

 
但这不能怪范丞丞。 

 
因为从一开始,这就是自己选择的啊。 

 
 
 


 
 
之后的好几周黄明昊终于忙了起来,导演似乎很欣赏他这样乖巧懂事又不多话的性格,做什么事情总是会叫上他让他来学习经验。 

 
其中也包括每天跟着导演一起拍戏。 

 


 

这部戏男女主角到底有多少亲密戏份? 

 
这是黄明昊每天都会固定疑虑的问题。 

 
他亲眼看着范丞丞和幸子一起躺在洁白柔软的大床上,看着他搂着她的腰俯下身亲吻她的额头,也看她抬头在他锁骨处留下印记。 

 
所以范丞丞右肩那个吻痕一定是这么来的对吧。 

 
可是这样一直亲一直亲,黄明昊就算再乖巧再懂事也不得不难受了。 

 


 

“幸子今天又亲你了。” 

 
抱怨的语调,像是在赌气,又像是在撒娇。 

 
“怎么了?不高兴?” 

 
“没有。” 

 
“我看你就是有。” 

 
黄明昊难得这样的语调同自己说话,范丞丞好心情地逗他。 

 
“我记得你最近过生日?想要什么?衣服还是手表?” 

 
“不用了。” 

 
“为什么?” 

 
“因为我的生日上个月就已经过了。” 

 

 

 

 

 

05 

 
窗外是三月惊蛰天,正是春光最好的时候,而窗内依旧是慵懒的黑暗,一个俊俏的男人和一个温顺的男孩沉默地对峙着。 

 
“对不起,我忘记了你的生日,下次一定补回来。” 

 
“不用了,反正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 

 
“我说补就补。” 

 



明明都已经是过去了的事情,为什么还要总是提起。到底是你忘记了,还是根本就没放在心上过。 

 
“何必呢?你只是选中我......”

 
你只是选中我当你的玩物,陪你捱过漫长的黑夜,同你虚度那些没用的时光。你只是把我关在家里,折断我的翅膀,而你自己的生活却同原本一成不变。 

 
可是我没资格抱怨这些啊,你当初早就已经跟我预告过未来的日子会是这样一番情景。 

 
是我自己把它当成耳旁风义无反顾要来到你身边的啊。 

 

 


“选中什么?” 

 
“没什么,你说怎么过就怎么过吧。” 

 
黄明昊像是个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双目无神地看着墙壁。 

 
“如果你想出去走走的话也可以,只是我不一定有时间陪你,我往你那张卡上存了——” 

 
“我知道了。” 

 
这是他第一次打断范丞丞的话,心里有些发虚,范丞丞却不以为然。 

 
“心情好一点,我还要去对戏,先下去了。” 

 
范丞丞没等他回答,转身走出了房间。 

 

 


五分钟后,黄明昊果然从窗口看到范丞丞和幸子并肩走上房车的背影。 

 
 
 


 
 
黄明昊不再像以前一样每天在房间里等着范丞丞的到来。他时常会去东京的街头散步,他不太懂日语,碰上别人没办法交流也只能微笑,会一个人逛逛商场,会尽量为自己找事情做。他不太懂日语,碰上好心的商家也只能微笑。 

 
总之,他和以前的他不一样了。 

 
范丞丞对他的改变没有表现出什么明显的反应,但对他的约束越来越少,只是有些夜晚他下戏以后不再来黄明昊的房间。 

 
兴许是他要背台词吧,戏快杀青了范丞丞一定很忙才对。 

 
黄明昊这样安慰着自己。 

 
 
 


 
 
回北京那天范丞丞和黄明昊买的是同一次航班,原本范丞丞是想帮黄明昊也买头等舱,但黄明昊拒绝了,依旧选择了经济舱。 

 
成田机场有好多粉丝来为范丞丞送机,送给他的礼物一堆接着一堆。黄明昊没有粉丝,一个人戴着贝雷帽坐在角落里听着歌。 

 

 


黄明昊上飞机的时候范丞丞已经戴好眼罩准备睡觉了,黄明昊经过他身边的时候要空姐帮忙拿一条毯子替范丞丞盖上,于是他站在范丞丞旁边等着。 

 
范丞丞放在桌板上的手机忽然亮了。 

 

 


这是黄明昊第一次见到范丞丞的手机壁纸。 

 
是他和幸子的合照。

 
上面的女孩轻轻靠着他的额头,而他眼底的温柔和笑意隔着屏幕都能溢出来,和相识多年的情侣没有两样。 

 
这样的笑意黄明昊又何曾见过。 

 

 

 

 

 

06 

 
黄明昊原本卑微地以为自己的改变能够换来范丞丞对他的爱,或是一个简单但充满珍视的回眸,起码不再把他当作自己养在家里的男孩。 

 
但黄明昊错得离谱。 

 

 


今生的确很漫长,明天的确还没有来,从清晨到黄昏,再从黄昏到清晨,十二个小时要闭着眼睛数多久才能过去。今天我种下一颗种子,要反反复复浇多少次水施多少次肥才有幸能在明年的春天看到它冒出来的绿芽。荒废生活又怎样,虚度时光又怎样,反正我又不寄希望于来世,我的希望全都是你。 

 
可是今生再漫长明天来得再晚,我该记住的不是漫不经心的态度,不是被遗忘的生日,不是你和别人亲吻的瞬间,也不是那张亲密的合照。而是我只是个配角,这些也是空谈一场。 

 
 
 


 
 
如果我不只是你选中的玩物,而是一个和你平等的爱人,我会不会比现在更加幸福一点。 

 
可是黄明昊没资格啊,他从一开始就是他的笼中人,怎么能再野心勃勃地想要他爱他呢。 

 


 

所以—— 

 
忘掉他不是更好吗? 

 
因为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如果啊。 

 







-TBC.

评论(152)

热度(2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