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游学妹

我爱你 从这里一直到月亮

【皇权富贵】玩物丧志(下)

*金主x演员 破镜重圆

*上篇BE 下篇HE

*一句话坤廷

*上篇戳这里







-



01
 
范丞丞端着刚泡好的咖啡走进化妆间时发现桌上多了一份新的策划案。 




“John,我不是说过吗,我不想录综艺。” 


“我知道,但这个节目播出去应该会有很大反响。” 


助理在一旁无奈,可本职工作要求他必须把这份策划让范丞丞过目。 


“我不喜欢综艺。” 


“Adam,你好歹看一看,这个是最新的模式,请了好几个跟你差不多红的艺人一起,还——” 


“好吧,我知道了。” 


 
 
 
 
 
范丞丞打开窗户,清凉的空气吹进来。外面刚刚下过雨,玻璃上湿答答地滴着细细的水流。最近北京的天气总是阴雨绵绵,湿漉漉的空气总算把整个城市烘托出了一点秋天的样子。除了香山上火红的万树,终于能在其他的地方感受到秋凉的味道。 


范丞丞伸出手指摸了摸玻璃,却擦不掉外面的水迹。 


他把咖啡放到桌上,拿起那份策划案看了看。 


 
 
 
 
 
拟邀名单上除了自己以外还有蔡徐坤。 


他的名字和自己的名字放在一起,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了。 


这几年范丞丞的势头比以前更猛,又红了好几倍,圈里唯一能和他相提并论的人也就只有蔡徐坤。不过范丞丞是演员,蔡徐坤是歌手,两个人也就王不见王。 


节目的确是新模式,选了一群新人跟着他们几个做成长节目。难得节目组同时请了他们两个,只可惜范丞丞对综艺节目是真的没兴趣。 


后面的新人选手名单他几乎没看就合上了策划案放在一旁,准备翻出剧本。 




风忽然刮大了,把桌沿的策划书吹开。 


这次范丞丞一眼就看到了那个选手的名字—— 


黄明昊。 


 
 
 
 
 
“John,那个综艺我同意参加。” 


黄明昊,这个在他生活里消失了整整两年的男孩,终于重新回到了他的视野。 


当初黄明昊突然从他身边消失得无影无踪,在短短的一天时间里就不见踪影,电话打不通人也找不到。范丞丞几乎翻遍了所有他有可能会去的地方,翻遍了大大小小的娱乐公司,都不知道黄明昊究竟去了哪里。 


直到现在为止,他都没有放弃寻找黄明昊。范丞丞看到与他身形相似的背影时常不自觉走过去,走近才发现认错了人;在看到他的名字也会恍惚地发呆。 


白天在外面拍戏的时候总会有黄明昊还在家里等他的错觉,深夜回家才后知后觉沙发上已经没有了那个温顺的男孩,夜里睡觉的时候总会感觉很冷,不再像以前一样每晚抱着黄明昊温热的身体进入梦乡,半夜醒来也没有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在他怀里动来动去。 




范丞丞占有欲这么强的男人,竟然就这么放他走了。 


这是连他自己都想不通的事情。 


但这的确是事实,距离现在,黄明昊已经整整离开他两年了。 






02


再次见到黄明昊是在三天以后。 


他没想到重逢会来得这么快。 
 
范丞丞甚至两天晚上没有睡好觉,一直在幻想着再遇见的时候会是怎样的情形。他原本不是个患得患失的人,最初他以为自己对黄明昊算不上是爱情,充其量算得上是金主对他的怜惜与宠爱。 


后来他才逐渐意识到自己失去的究竟有多弥足珍贵。可是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无法割舍但又不得不放下。 




两年的时间,足够他想明白了。 


黄明昊,既然你再次出现,我就不会再放过你了。 


 
 
 


黄明昊还是记忆里的老样子,准确来说比那时候显得更加年轻了一点。穿上纯白色的卫衣和运动裤,跟一群同龄人一起打闹,整个人比以前有活力了许多。和以前那个被自己留在家里时刻低眉顺眼的男孩仿佛不是同一个人了。 


但看他的样貌,好像又什么都没变。 




“Adam,那边你不能过去。” 


John拦住不自觉往录影棚里面走的范丞丞。 


“那个穿白色衣服的男生是我这队的吗?” 


“你说Justin?他是蔡徐坤那队的。” 


“Justin?” 


“对,中文名叫黄什么来着,我记不太清了。” 


“黄明昊。” 


范丞丞转身径直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我想跟你换个队员。” 


范丞丞敲了敲休息室的门,蔡徐坤正坐在镜子前。他走到蔡徐坤旁边坐下,明明都没怎么接触过,却熟稔得像是两个多年老友般的气场。 


“说吧,要谁。” 


“黄明昊。” 


蔡徐坤转过身来,面对着范丞丞,黝黑的漂亮眸子盯着他的眼睛。范丞丞年龄比他小一点,在他直勾勾的眼神下第一次感觉到退缩。 


“抱歉啊老弟,别人都可以,但黄明昊,不行。” 


“为什么?” 


“没为什么。” 


蔡徐坤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出了休息室。 






03


范丞丞好像突然有点明白当初黄明昊的心情了。 


他发现蔡徐坤和黄明昊之间关系不一般的时候他们正坐在一起吃饭。 


按理说队长和队员之间本应该互相照顾没错,但蔡徐坤对黄明昊这种照顾法似乎有点过于体贴了。怎么说呢,外人看了没觉得有什么,但范丞丞看了就觉得有什么了。 




“这里的自助餐好像还不错。牛排还是汉堡?” 


“牛排吧。” 


蔡徐坤用手里的长夹往黄明昊的盘子里夹了一块牛排,左手拿起旁边的黑椒汁放进他盘子里,推了一杯咖啡给他,然后将奶精倒进他的咖啡里。一整套动作流畅得毫无违和感,让人看了只会觉得哎呀蔡徐坤对自己的队员可真好呀。 


但范丞丞站在一边不会这样觉得。 


他不太在意周围人经过时注视自己的目光,眼睛一直紧紧盯着站在桌前的两个年轻男人,眸子里的怒火却被掩盖得很好。 


“谢谢你。” 


“跟我这么客气干嘛?” 


蔡徐坤拿起餐盘前伸出手摸了摸黄明昊的后脑勺,而黄明昊没有躲开更没有反抗,笑得开心时低下头,像个青涩的小男孩。 


范丞丞第一次这么佩服自己的容忍程度,转身离开。 


他没忘记,自己现在和黄明昊什么关系都没有。 


 
 
 
 
 
夜里十一点,黄明昊照例做完了每天的练习回到自己的房间。 


刚一推开门就被一只有力的手掌握住了手腕。门被男人用力关上,而自己被他用身体抵在门边。 


房间里一片黑暗,黄明昊不爱拉窗帘,只有微弱的月光洒进来。即便如此,黄明昊还是看不清楚面前人的脸。 


不过这熟悉的力道,除了范丞丞又还能有谁呢。 


“你......” 


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下颌就被人狠狠捏住,滚烫的嘴唇随即紧紧贴上来,含住了他的唇瓣,有力的手臂把他的腰箍得无法动弹,连呼吸都被人全部吞走。 


黄明昊抬起胳膊推着范丞丞的肩膀,但如何也推不开,范丞丞力气总是比他大一点。感受到黄明昊的抗拒,范丞丞松开捏住他下巴的手,捧住他的后脑勺,强势的亲吻变得温柔许多,灵巧的舌尖轻轻撬开他的牙关,两个人的气息交缠在一起。 


“唔......” 


黄明昊实在推不开他,于是重重咬上他的下唇。范丞丞吃痛却没离开,只放开他的嘴唇,鼻尖依旧抵在他高挺的鼻梁上,淡淡的血腥味在两人咫尺距离间弥漫。 


“你咬我?” 


“你不放手,我只能咬你了。” 


“你现在都敢咬我了?” 


语气里充满了震惊。 


黄明昊当作没听到,趁机使劲一把推开他,范丞丞只穿了一件薄衬衫,肩胛骨撞到坚硬的墙壁上,却丝毫感觉不到疼。 


“没什么敢不敢的,我早就不是以前任由你摆布的黄明昊。还有事吗,没事我要睡了。” 


一片黑暗里范丞丞的眼睛紧盯着黄明昊泛着光的眸子,似乎是想从他眼睛里找到些什么。 


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找到,连同他一个简单的垂眸都变得陌生了。 




黄明昊没和他对视,伸手把门打开,走廊里的光透进来。 


“慢走。” 


来不及感叹他的无情与陌生,范丞丞艰难地踱步走出房间。 


几乎是右脚后跟踏出房间的那一瞬间,门被人用力关上。 






04


我究竟想要什么呢? 


重新找到你,跟你说对不起但我很爱你;把你放在手心里捧着,而不是做我养在家里的金丝雀;抱着你睡觉,填满你走后我每一个孤单的夜晚。 


说起来其实一点也不简单吧。 


你看我,是不是贪婪得过分。 


拥有的时候不懂得珍惜,失去之后才明白你有多珍贵。现在你身边有了别人,我还想着要你回来。黄明昊,有时候连我自己都觉得可笑。 


是不是上天故意惩罚我,偏偏让我在你走了以后才让我明白爱你这个道理。 




范丞丞瘫坐在走廊里,无奈地抬起头看了看黄明昊的门牌号。原本今天来只是为了问他和蔡徐坤到底是什么关系,可是一看到他就把这些全都抛到脑后了,只想抱着他亲吻,找回熟悉的触感和呼吸。 


可是现在一切都已经晚了吧,他想。 


 
 
 
 
 
 
范丞丞醒来的时候发现他躺在自己的房间里,身上的衬衫也已经被人换成睡衣T恤。 


记忆里最后一幕是他侧头靠在门框上无力地缓缓闭上眼睛,被黄明昊赶出来以后双腿软得没力气走回自己的房间。也不知道后来是怎么想的,索性睡在他门外。 


范丞丞翻身拿起床头柜上的座机,找到黄明昊的房间号码拨了过去。 


“喂?” 


“昨晚......是你把我送回来的?” 


“怎么了?” 


“你——” 


“你在我门口睡着,被别人看见会说闲话,别想多了。”


随即对面挂掉了电话,把范丞丞还没说出口的话堵在了电话线的这一头。 


黄明昊还是那么细心,知道他从不喜欢光,临走的时候把窗帘也拉上,房间里暗得没有一丝光线。看了看墙壁上的钟,不过才早晨七点半而已。 


他掀开被子翻身下床走到窗边,伸出手握住窗帘,小心翼翼地轻轻尝试拉开。阳光一点一点照射进房间,他低头,刚好看到黄明昊跟在队伍最后面晨跑。和以前不同了,头发被染成棕色,软趴趴地在脑袋上。 


范丞丞第一次觉得,清晨的阳光好像也没那么讨人厌。 




“今天怎么来晚了?” 


“刚刚在等一个电话,接完才过来。” 


范丞丞看到蔡徐坤走到黄明昊面前,又愤怒地拉上窗帘。 


什么破阳光,蔡徐坤那个男人怎么阴魂不散。 




“范丞丞打来的?” 


“他昨晚睡在我门口,我把他送回去了。” 


“他说什么了吗?” 


“没有。” 


“那你呢?你是怎么想的?” 


黄明昊低头看着自己的影子—— 


“我不知道。” 




“Follow your heart.” 


蔡徐坤走向远处,这是他转身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05


在范丞丞的认知里,黄明昊正在和蔡徐坤谈恋爱。 


他在拍摄间隙时常看到蔡徐坤把胳膊搭在黄明昊的肩膀上,亲昵地在他耳边低语,或是对他甜蜜地笑。 


以前他听别人说,爱是克制。于是他放手了,他以为他爱得洒脱。可事实原来根本就不是这样,什么克制什么洒脱,重新遇到黄明昊的那一刻他全都不要了。 


他的男孩,怎么可以跟别人在一起。 




“今晚有时间吗?” 


范丞丞站在演播厅的舞台前,看着另一边的黄明昊发呆,感觉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茫然回头。 


“干嘛?” 


“要不要跟我出去喝酒?” 


蔡徐坤看起来对他漫不经心的态度一点也不生气。 


“你?没兴趣。” 


“那你对谁有兴趣?让我来猜猜看,或许是黄明昊?” 


“你到底想干嘛?” 


“单纯想跟你说说话而已,毕竟我们现在正在共事,不应当联络感情吗?” 


范丞丞还没来得及说话,蔡徐坤已经被导演叫走。 


手机震动了一下,收到了一条来自蔡徐坤的未读消息。 


今晚八点,Single酒吧,不见不散。 


 
 
 
 
 
 
“这么早?Whiskey还是Brandy?” 


“随意。找我出来干嘛?” 


“每一件事情为什么都一定要带有目的性?就不能单纯找你聊天?” 


“那你想聊什么?” 


范丞丞尽量让自己保持心平气和,在他对面坐下。他实在不喜欢这个氛围,即便是清吧他也嫌唱歌的人太吵。他喜欢一个人呆在密不透风的房间里,或者和黄明昊一起呆在密不透风的房间里。 


“你觉得我们的共同话题除了黄明昊还有其他的吗?” 


蔡徐坤拿起面前的酒杯,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昏暗的光线下晃了晃,长长的睫毛一扇一扇,漂亮的眸子盯着范丞丞的脸。嘴角扬起优美的弧度,脸上的笑意让人一点都不忍心对他表露出任何愤怒。白色衬衫刚好卷到袖口,露出一小截线条均匀的手臂。早就听说蔡徐坤是个清纯妖坯子,接触下来还不觉得,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所以你是在跟我炫耀?” 


范丞丞看不下去他那副模样,仰头喝下一整杯酒,辛辣的甜味液体淌过舌尖,热意扩散至身体的每个角落。 


蔡徐坤不说话,只负责给他倒酒。 


其实范丞丞不会喝酒,也不爱喝。最初他在酒会上总是迫不得已要喝,后来回了家黄明昊时常用轻声细语劝他不要再沾酒,他也就再没碰过。 


或许是今天的气氛使然,又或许酒桌上是自己的情敌。 


喝就喝吧,一醉方休。 


 
 
 
 
 
范丞丞的段位到底是不够高,三两瓶下肚就脸红得睁不开眼。蔡徐坤把他背到车上送回了酒店。用抽屉里黄明昊房间的备用钥匙打开了他房间的门,把不省人事的范丞丞扔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走前还替他关上了灯。 


小样,就你还跟哥哥我喝酒,不把你灌醉你俩能和好? 






06


黄明昊从浴室出来才发现床上躺了人。 


“......范丞丞?” 


他看清了床上的人影,下意识关上灯让房间保持黑暗。他没忘记范丞丞不喜欢光。 


床上的人动了动,酒精的味道逐渐弥散开。 


“到底喝了多少......” 


黄明昊站在床边,手腕忽然被人猛然握住,那人一把把他拉到床上,翻身把他压到温软的被子里。他只裹了一件浴袍,还没来得及系带,松松垮垮披在身上,这样一拉,肩上白皙的皮肤展露无遗。范丞丞低下头吻上他圆润的肩头,在他锁骨处轻轻啃咬着。细长的手指拉开他的浴袍,一丝不挂的身体又一次完全展现在范丞丞面前。 


黄明昊满心疑惑,还没弄清楚他是怎么进自己房间又是怎么躺在自己床上的。不过来不及让他思考,衣服都被人扒光了,小腹处还被人硬硬地抵着。 


他再次意识到自己满身吻痕的时候已经推不开身上的人了,他也把自己的衣服都扔在了一边,迷离的眼神紧紧盯着他的眸子,带着酒精味道的灼热气息喷薄在他脸上。 


此刻的距离不过一公分。 




久违的痛感从身下传来,他使出全力推着范丞丞的肩膀,但他因为喝醉力气比平时大了几分,黄明昊完全推不开他,只能一下又一下承受着他猛烈的动作。范丞丞似乎是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不再亲吻他,他也无法再用力咬他的嘴唇。 


几次三番无果,最后他索性放弃所有反应,闭上双眼,眼眶里原本泛起的生理性泪水沿着眼角滑下,他变成他身下的布娃娃,任由他摆布。 


他疼得几乎失去痛觉,身上男人的动作一下比一下重,可他却始终闭着双眼,没有任何反应。黄明昊下嘴唇被咬出了血,可是依旧憋着不发出任何声音。 


他第一次知道范丞丞在床上原来可以是这副模样,没有绵密的亲吻,更没有缱绻的低语,只有一下比一下更加无情的动作。 




不知道过了多久,范丞丞终于肯退出来,伸手搂住他的腰抱在怀里,与他对视着,朦胧而深情的眸子里满是令人怜悯的爱意。刚刚的暧昧气氛还没有褪去,黑暗里是一片荷尔蒙带来的混沌。 


黄明昊从他深邃的眼睛里逃出来,感觉自己没有哪一刻比现在更加清醒。 


“你其实已经清醒了吧。” 


他低声开口,听不出是什么语气。 


“对不起。我又把你弄疼了。” 


“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 


黄明昊推开他搂住自己腰的手臂,猛地掀开被子走下床,从衣柜里翻出一件T恤套在身上。 


“你和......他......究竟是什么关系?” 


“不关你的事,范丞丞。” 


“我......” 


他没有再看范丞丞一眼,径直推开房门走出了房间—— 


“我不会再做你的傀儡。” 


“不是谁都像你一样,占有欲这么强。” 






07


有的人像一棵树,生来喜爱阳光,喜爱养分,在没有阴暗的环境里年复一年地长大,枝叶愈发繁茂。他们把自己的种子埋进土壤里,悉心等待来年春天的到来,这样又可以长出新的枝叶,开始新的人生。 


而有的人像一片海,永远深不可测,冰凉又苦涩。你永远都不知道海底有多深遂,海浪有多汹涌。他们偏爱潮湿,偏爱黑暗,把一切都卷进自己的漩涡里,不论是阳光还是养分,都会被汹涌的海浪全部卷走。我们是看不到海的对岸的。 


人们总是对海望而却步,有棵树却爱上了大海,于是连同他的黑暗也一同爱上了。于是义无反顾头也不回地靠近那片海域,被他藏进漩涡里,终日见不到阳光,更没有养分。 


后来他拼尽全力逃离了那片海,以为离开了海会有新生,却发现往后的生活开始不习惯,他总会想念海的薄凉海的冰冷海的深邃。 


为什么呢,他不知道。 


或许是因为爱吧,可听起来又那么荒唐。 




以前他被范丞丞抱在床上做/爱的时候时常觉得范丞丞是在消磨时间虚度年华。现在想想,自己也不过如此,本应向往阳光的人,却偏偏选择了海。 


不是玩物丧志又是什么呢。 






08


范丞丞住院了。 


原因是胳膊被货架上突然砸下来的箱子砸伤。 


“Adam,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John站在范丞丞的病房里急得转圈。 


“没事,不疼。” 


“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就突然被砸了呢,明明你当时没站在货架前的啊。” 


“我运气差呗,算了都说没事了。” 


“你姐姐会怪我的呀,没把你照顾好。” 


范丞丞坐在病床上,双唇发白,整张脸上没有一点血色,说话也有气无力。 


“别管这些了,隔壁病房的那个人怎么样了?” 


“他额头破皮了吧,缝了几针就出院了,倒是你啊,有得躺了。” 


“他没事就好。” 




“咚咚咚......” 


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进来吧,John,你先出去。” 


蔡徐坤直接在他床边坐下,伸出手摸了摸他的石膏。 


“别碰,疼着呢。” 


范丞丞一把拍开他的手。 


“你就该疼,你小子还真是为爱献身啊,我真佩服你。”


“要不怎么打败你?” 


“我和黄明昊是清白的啊,我有男朋友的。” 


“你他妈不早说?” 


“我要早说了你能做到这地步?” 


“蔡徐坤你个心机男。” 


“范丞丞,你该感谢我。” 




另一边,黄明昊被朱正廷接回了家,被他铺天盖地数落了一通。 


“我早就跟你说过,不要去参加那个节目,这两年你自己一个人过得不好吗?” 


“我根本就不知道会发生这么多事情。我只是......” 


黄明昊坐在沙发上,眼睛一直盯着地板。 


“只是什么?” 


“我只是想见见他。” 


让人心生怜意的语气。 


“所以现在呢?” 


黄明昊脑子里一片混乱,浮现的全是那最惊险的一幕。他站在角落里候场,旁边人打闹的时候碰到货架,最顶端的箱子摇摇欲坠,反应过来的时候箱子已经往下坠。他没来得及躲开就被人从身后推了一把,额头被箱子的一角蹭出了血,回过神来的时候范丞丞已经倒在了地上,被一群人围住。 


他垂下眼眸,木讷地盯着地面。 


“所以你知道,这样一来,我又开始欠他的了。” 






09


范丞丞坐在自己的休息室里,关上了大灯,只留下一盏小小的照明灯。右手打了石膏,无论做什么都不方便。比如面前一碗粥,他只能用左手握着勺子慢慢吃。 


“我帮你吧。” 


门忽然被人推开,黄明昊的声音从耳后响起。头顶的大灯被打开,他从镜子里清晰地看见了黄明昊好看的脸庞。他讶异于黄明昊突如其来的出现,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我喂你,张嘴。” 


范丞丞乖乖张开嘴让黄明昊喂他。 


于是我们范少爷三岁以后第一次如此听话地让人喂了一碗粥。 




“你——”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的伤口已经拆线了,现在恢复得很好。” 


“那就好。” 


“谢谢你。” 


“谢我什么?” 


“谢谢你替我挡了箱子啊,不然你以为。” 


“黄明昊,对不起。” 


这句对不起包含了多少,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或许因为我曾一言不发就禁锢你的自由,把你关在家里;或许因为我曾忘记把你的生日忘得一干二净;又或许因为我曾伤害过你的身体和你双手奉上的真心。 


不论如何,希望你原谅我。 




“没关系。” 


黄明昊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做出回答。 


“我和幸子真的没什么,那个壁纸是她背着我偷偷换的,我一直都没发现,合照也是她生日的时候凑上来照的,许多人都在照片里,她偏偏把我跟她截了出来。两年前我就想告诉你,真的没什么。只是你已经走了。” 


“我和蔡徐坤也没什么,真的没什么。他是朱正廷的男朋友,所以照顾我多一点。” 


“我知道啊。” 


范丞丞抬起左手,摸了摸他的后脑勺。这好像是黄明昊染了棕色头发以后他第一次摸他的头发,和记忆里的触感一样,软软的。 




“我以前从来没跟你说过,我第一次见到你,就觉得,我可以和你一起生活。或许你可以接受我的阴暗,接受我不为人知的一面。当时你看向我的眼神,仿佛在告诉我,你可以懂我,也只有你可以懂我。” 


“后来我就这么做了。白天我在别人面前表演我最虚假的一面,我表现得热爱阳光热爱自由,然后夜晚抱着你厮混,在黑暗里一晚上都不撒手。” 


“你不怪我囚禁你,我就已经很庆幸。” 


“常常听人说,爱是克制,我尝试这么做了。但后果是这样,没有你,我过得一点也不好。” 




“所以你爱我吗?” 


黄明昊望向他深邃的眼睛,坚定地开口。 


范丞丞抬起头环视了周围一圈,又抬了抬打着石膏的胳膊。 


“我接受了这么明亮的光线,还为了你骨折,你说我爱不爱你?” 


“我问的是——” 


“你爱不爱我?” 


范丞丞收回视线重新和他对视,从他玻璃似的漂亮眸子里看到满满的认真。 


于是终于说出那句话—— 


“爱,黄明昊,我爱你。” 


 
 
 
 
 
沧海桑田岁月变迁,树叶到了秋天会变黄,河流到了冬天也会结冰。但就这么过吧,无论怎样。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我身后深海的漩涡也还是依旧被你吸引,我同你一起沉入海底的深渊。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那是明天的事情了。 


玩物丧志如何,虚度时光又如何。 


今天还没有过完,今生还很漫长。










-FIN.


鞠躬——

评论(127)

热度(2589)